网站首页 自然科学 农业科学 医药科学 课程素材 写作指导 工程技术 人文社会 课程体裁 写作素材 话题课程
  • 基础医学
  • 临床医学
  • 药学
  • 中医中药学
  • 预防卫生学
  • 特种医学
  • 博文学习网 > 医药科学 > 临床医学 > 银行业体系【浅论国际银行业统一监管体系的发展与完善】

    银行业体系【浅论国际银行业统一监管体系的发展与完善】

    时间:2020-01-20 09:44:01来源:博文学习网本文已影响

    浅论国际银行业统一监管体系的发展与完善

    浅论国际银行业统一监管体系的发展与完善 摘要: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银行业发展迅速,机构跨国化,业务 多样化以及创新工具不断涌现,金融危机频发,急需一个有效的国际统一监 管体系。巴塞尔委员会自1975年成立以来,对国际银行统一监管发挥了重要 作用,文章就巴塞尔协议这35年以来的发展趋势进行了研究,并试图找出新 协议的缺陷和仍需继续改进的地方,提出进一步完善的重点。

    关键词:国 际银行监管;
    巴塞尔新资本协议;
    风险管理 一、国际银行业统一监管 体系建立的背景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频发的金融危机,暴露出国 际金融体系及其监管系统存在诸多不协调处。这些不协调之处集中表现在两 个方面。

    1 监管主体与监管对象的不协调。银行已充分国际化,但大 部分的监管活动仍集中在国家主权范围,监管主体的权利局限于一国境内, 而监管的客体的业务却早已跨越国境,银行在全球范围内配置与发展业务。

    这种不对称的监管体系导致的结果是监管效率的低下及出现监管盲区,为次 贷危机的发生与国际传导创造了条件。

    2 国际监管合作困境。各国监 管主体为各国金融管理当局,在制定本国金融监管政策时,必然从本国利益 角度出发,参与国际监管合作。我们可以通过简单的纳什均衡对松散组织下 各国参与积极性进行分析:
    在集体理性中,无论是A国还是B国,从个 体理性角度出发,纳什均衡为(W,w),也就是如果在国际监管合作中,如无 明确时间表敦促参与国实施相关政策,参与国都会采取观望态度拖延实施或 者不完全实施相关合作监管政策。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由于国际 统一监管体系的缺位,各国监管政策存在差异,而跨国银行往往倾向于选择 监管较松的国际和地区拓展业务,而金融业在主要西方国家的经济中的重要 地位使政府为了本国利益在过去三十年内争相放松监管。即使在达成监管合 作协议后,仍有国家试图拖延相关政策的实施以为本国金融业谋求额外的利 益。《巴塞尔新资本协议》本在2004年颁布并要求十国集团于2006年实施, 但新协议在美国却获准推迟执行,导致欧盟银行强烈不满,认为美国获得额 外的准备时间不利于公平竞争,有损于银行业监管的国际合作。而事实证明美国此举对欧盟的影响远远不止恶化了银行业的竞争环境。

    二、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国际银行业监管体系的建设 20世纪70年 代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金融创新业务层出不穷,金融机构国际化日趋深 化,导致金融体系风险加大,出现了德国herstatt银行等一系列银行倒闭事 件,导致严重的银行危机。为营造新的银行业经营环境,控制银行业国际化 下导致的新风险,制定统一国际银行监管原则,1975年2月,比利时、加拿 大、法国、德国、英国、日本、卢森堡、意大利、荷兰、瑞士、瑞典和美国 在瑞士的巴塞尔召开会议,会议决定,建立一个监管国际银行活动的协调委 员会,这就是巴塞尔委员会。1975年9月,第一个巴塞尔协议出台。这个协 议核心内容为:针对银行国际化后监管主体缺位的问题,规定任何银行其国 外机构都不能逃避监管,母国与东道国应共同负其监管的责任。1983年,巴 塞尔委员会对协议进行了修改,对母国与东道国的监管责任进一步明确,但 该协议只是提出了监管原则和职责分配,仍未能提出具体可行的监管标准。

    第一次提出使用资本监管方式进行银行风险控制是在1987年,1988年委员会 公布了《巴塞尔资本协议》,此协议影响深远,改变了世界银行业监管格局。

    该协议至今已被100多个国家采纳,而8%的核心资本率已成为国际银行应遵 循的通行标准。

    巴塞尔资本协议的核心是最低资本要求,而进行资产 证券化可通过“分母战略”使银行达到提高资本充足率的目的,促使资产证 券化迅猛发展。为限制银行利用资产证券化进行资本套利,《巴塞尔新资本 协议》于2004年6月出台,新协议延续了旧协议三大支柱的结构,首次将资 产证券化风险问题列入第一支柱,在风险计量方面倡导内部评级法,强化信 息披露,使国际银行业监管走向完善。

    三、新《巴塞尔资本协议》 的特点 2006年6月,国际清算银行正式公布《资本计量和资本标 准的国际协议:修订稿完全版》(以下简称新协议)。

    1 新协议第一次 提出“资产证券化框架”,确定资产证券化风险暴露所需资本时,必须以经 济内涵为依据,而不能只看法律形式。这项规定适应了资产证券化形式多样、 层出不穷的发展趋势,同时又赋予了监管当局相当大的灵活性。新协议在国 际范围内具有较好的操作性,如能在国际范围内广泛使用,将有利于形成相对公平的竞争与发展环境。除了信用风险的计量外,从操作风险、市场纪律、 监督检查和信息披露方面,也做出了改善。

    2 新协议对比旧协议而言, 在风险计量方面敏感度更高,能更有效地约束监管资本套利行为,有利于引 导银行稳健经营。新协议在风险计量方面,提出三种 资源 方法:标准法、内部评级初级法和内部评级高级法。各国银行和监管当 局可根据自身实际情况选择。采用IRB法(Internal Ratings-Based Approach, IRB)的目的是希望能更准确地反映资本与银行风险之间的关系。银行采用该 方法,可将自己估算的借款人违约概率(PD)、违约损失率(LGD)和违约风险 暴露(EAD)等估计值转换成对应的风险加权资产,并依此计算出监管部分规 定的最低资本,加强了风险敏感度,针对旧协议监管中突出的监管资本套利 问题做出了改善。

    3 在风险计量方法上有较高的灵活性,引入了激励 相容监管的概念。新协议同时允许使用标准法和内部评级法,推动银行内部 评级体系的建设和应用,鼓励有条件的银行加快实施内部评级法。采用“激 励相容监管”的方式,运用在资产证券化风险和监管资本要求的评估中,有 利于加速银行风险计量技术的发展。

    4 加强了信息披露。新协议将市 场约束作为三大支柱之一,其作用是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规定监管当局必 须制定一套有效的信息披露制度,要求银行必须及时、全面地公布各方面信 息,使市场交易者能及时判断作出反应。

    从《巴塞尔资本协议》的发 展进程看,一直在被动适应银行国际化与金融创新的发展进程,国际银行风 险监管的范围不断扩大,对金融创新工具越来越重视,对金融衍生工具的监 管将成为未来国际银行监管的重点。此外,内部评级法的推行,也昭示了未 来监管工作的趋势是银行内部监管与外部监管的结合。

    四、《巴 塞尔资本协议》的缺陷 1 新协议的亲周期效应。新协议要求金 融机构对风险度量和处理采用同一方法,各机构采用类似的方法度量风险及 配备相应监管资本和计提减值准 备。金融资产(或负债)按照公允价值进行 初始计量和后续计量,无论是抵押品,还是证券化产品,当市场处于繁荣周期时,价值趋向一致,市场各个参与者对风险认识趋同,削弱了市场分散风 险的作用,容易导致亲周期效应。

    2 新协议过于细化,容易出现漏洞。

    此外,由于新协议对于信用风险部分的监管过于详细,建立新的强制执行系 统成本太高,新规则提出的建议过于细化。充斥着繁文缛节的体制一定会存 在漏洞,可能被银行加以利用。如果执行这些条款,可能助长银行在经济景 气时放贷、经济低迷时惜贷的倾向,从而恶化经济周期。

    3 内部评级 法过于复杂,执行成本高。新协议内部评级法的风险计量模型的复杂程度, 决定了其覆盖的银行范围相对狭窄。事实上用新框架计量信用风险只有大银 行才可能有和专业能力建立、维持复杂的风险管理体系并采用高级的信用风 险计量方法,也只有跨国银行才有资金和人力去实施IRB法。而一般中小银 行要实施则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和成本积累风险管理的专业技能及建立信息 技术系统。据测算,按这种方法计量信用风险,平均每家银行每年可能会发 生50万美元至1500万美元的额外成本。

    4 对市场风险和操作风险关注 不够。虽然新协议的资产证券化的资本监管框架为各国商业银行资产证券化 风险计量提供了较为一致的指导意见,但新协议对证券化的市场风险、操作 风险的关注仍然不够。在计量方法中,根本没有涉及到市场风险、操作风险 的说明。

    5 信息披露要求会给未建立内部评级法的银行增加更多管理 负担。新协议的第三大支柱是市场纪律,其目的是通过要求银行披露信息提 高市场力量的约束力。根据信息的重要程度,新协议要求银行对新资本协议 的适用范围、资本构成、风险暴露及资本充足率四个方面进行披露。核心信 息披露适用于所有银行,而采用内部评级法的银行则必须披露其他有关信息。

    银行要在提高透明度及提供有关资料的成本之间找到理想的平衡是比较困 难的。

    6 资产证券化框架不能完全避免资本套利。新协议资产证券化 框架本意是为了限制资本套利,但市场永远走在监管的前面,由于对于资产 证券化风险计量,可采用标准法、内部评级法和高级法三种,在不同的风险 处理法中依然存在资本套利机会。比如说,新协议鼓励银行采用先进的内部 评级法以加强银行风险管理,而内部评级法所需持有的监管资本将少于使用 其他方法所持有的监管资本,这产生了新的监管资本套利机会。银行也可采用适合运用内部评级法的合成资产证券化产品设计来降低监管资本要求。即 使现在设法对监管框架进行改进,在不断发展的金融创新下,套利机会就总 是存在的,这使通过资产证券化框架消除资本套利的目的无法实现。

    7 新协议可能导致银行竞争环境恶化。由于内部评级法技术、数据要求高,中 小银行受条件限制,很难达到要求,从而使其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如前 所述的激励相容监管,使用内部评级法比使用标准法更具优势,而使用高级 法又比使用初级法有更低的资本要求,目标是促进银行改进内部风险管理技 术。但由于内部评级法高级法技术复杂,许多中小银行并不具备相应的技术 水平,从规模效应上讲, 资源 资源 大银行采用高级风险计量方法的成本收益比例比中小银行低,这将不利 于中小银行的发展,使银行的竞争环境恶化。

    此外,如果新协议在世 界范围内实施,由于发达国家在风险计量与管理方面的技术也优于发展中国 家,也将使发展中国家在竞争中处于劣势。

    五、国际银行业监管 体系的进一步完善 次贷危机后,巴塞尔委员会吸取了金融危机的 教训,在2008年发布了《公允价值的度量与建模报告》,针对金融创新产品 多样化、复杂化的问题,提出公允价值评估有待提高的四个方面:管理与控 制过程、风险管理与度量、价值调整和财务报告。出台《健全的流动性监管 原则》旨在提高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的能力。

    2009年,委员会对表外 业务杠杆率问题加强了关注,提出应强化银行资本和流动性储备管理,先后 发布了《新资本协议的框架完善建议》、《交易账户新增风险资本计提指引》、 《市场风险框架的修订稿》和《稳健的压力测试实践和监管原则》四个征求 意见稿,对新资本协议的部分内容进行了调整,以强化”三大支柱”的资本 监管框架,增强新资本协议的风险捕捉能力。

    《新资本协议框架完善 建议》对资产证券化的风险进行了进一步的分析,提高了“再证券化风险暴 露”的风险权重,对使用外部评级计量证券化资本要求设定了额外限制条件,提高了资产证券化涉及的流动性便利的信用风险转换系数。《交易账户新增 风险资本计提指引》要求银行将新增违约风险资本纳入到交易账户资本框架 体系中。针对危机情况下证券化产品流动性短缺现象,提出重新评估这类产 品在不同情况下的流动性差异,对交易帐户新增风险计提资本。

    此外, 发布了《市场风险框架的修订稿》对监督检查流程、信息披露要求和缺乏流 动性头寸的处理等进行了修改,强化了资产证券化及交易账户的信息披露。

    《稳健的压力测试实践和监管原则》提出压力测试应成为一家银行整体治理 和风险管理文化的组成部分,应具备可操作性,相关分析结果应用于管理层 决策,此外,还对银行压力测试方法和情景选择提出了具体建议。

    巴 塞尔委员会还将积极推动银行建立资本缓冲(CapitalBuffers),以降低新资 本协议“亲周期”的负面作用,提高银行资本质量,扩大资本所覆盖风险的 范围,同时引入其他补充性资本要求。

    如前所述,针对新协议在次贷 危机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巴塞尔委员会针对其中突出处做了改进,但这些改 进基本围绕资产证券化产品,除证券化问题外,新协议仍有不少缺陷仍需改 进,巴塞尔委员会应有长远的眼光,争取在不断变化的形势中提前做出适应 性调整,防止新危机的发生。笔者认为,进一步完善的落足点有如下五个方 面。

    1 应继续落实加强系统性风险的监管。新协议对正常情况下的三 大类主要风险作出了规定,但缺乏对系统性风险的指导和要求。为此,新协 议应寻求在监管当局与中央银行之间共同建立一种新的协调机制,改变单纯 依靠公开市场操作和贴现窗口来缓解流动性压力的传统做法。为防范系统性 风险,新协议必须提高对内部评级模型和风险参数的审慎性要求。此外,针 对衍生产品大多为场外产品容易在极端条件下发生流动性缺失的问题,虽然 委员会对此以表示重视并出台了《健全的流动性监管原则》,但这个文件仍 只落足于概念化的原则,而并没有提出实际可操作的方法,因此,委员会下 一步应在系统性风险管理这方面拿出更具体更有可操作性的计量与管理办 法。

    2 风险计量的模型与方法须改进。迄今为止,本次金融危机中损 失最大者几乎全是顶尖金融机构,这些机构 拥有完善的风险管理系统,雇 用大批专家运作高度复杂的风险模型。然而,包括JP摩根在内的众多机构都未能探察到2007年发生的次贷风险。这次危机中新协议所涉及的计量模型暴 露出了缺乏前瞻性、未对极端条件进行分析等缺陷。此外,还不应忽视定性 分析的重要作用。

    3 继续增强对创新金融工具资本约束的有效性。新 协议出台后的修订基本集中在资产证券化产品上,难免让人产生“头疼医头, 脚疼医脚”的感觉。而除了证券化产品外,其他创新金融工具也应引起足够 重视。金融衍生产品具有参与方多、交易环节复杂、流动性低、二级市场不 发达、信息透明度低和更多依靠模型定价等特征,由此衍生出许多新的风险 因素:使银行放松了信贷标准和风险控制,使基础资产质量趋于下降;
    表外 资产的风险更加隐蔽难以察觉;
    衍生资产与基础资产分离,使交易者难以了 解基础资产状况,一旦基础资产质量发生问题,交易者更容易采取拒绝所有 同类资产的方法自我保护,市场也更容易丧失流动性;
    衍生工具并未减少金 融市场整体风险,并且衍生资产的杠杆作用将风险放大,增加了金融市场系 统性风险。为此,新协议应更加重视金融创新带来的创新风险,制定新的计 量标准和监管规则,将衍生工具产生的衍生风险一并纳入金融监管视野。

    4 要适应混业经营的趋势,发展监管合作。混业经营已成为国际金融业 发展的主导趋势,新协议的适用对象却局限于商业银行,而由银行集团 内部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业务,例如保险、证券所引发的系统性风险却难免波 及到银行,混业经营的银行与分业监管的监管机构之矛盾必然导致难以覆盖 的监管盲区。因此,从长远发展的角度讲,巴塞尔委员会应考虑扩大监管范 围,或加强与保险、证券国际监管机构的合作,共同对金融业系统风险进行 管理。

    5 将市场风险与操作风险纳入资产证券化化框架,实现全面风 险管理。巴塞尔资本协议进一步改善的核心思想之一是全面风险管理的思想。

    虽然在监督检查与市场纪律两大支柱中对市场风险与操作风险做出了有关 规定,但在资产证券化框架中并未对这两种风险的关注有所体现。而对于资 产证券化过程中相对于其他资产业务更高的市场风险与操作风险,委员会应 考虑将其纳入资产证券化框架虑,做出更具有针对性的规定,体现全面风险 管理的思想。

    从这30年的演进过程看,巴塞尔协议是一个动态发展的管理框架,随着形势的变化发展,巴塞尔委员会应不断继续修订与完善,建 设有效的国际银行业统一监管体系。

    [参考文献] [1]黄光凌,新 资本协议再反思[J]中国金融,2009,(15):30-33 [21姜鹏,国际间统 一银行监管:形成、缺陷及改进[J],广东金融学院学报,2009,(241:59-65 [3]王光宇,金融危机后新资本协议改进及对银行业的启示[J]银行家,2009, (12):13-16 [4]温晓芳从《新资本协议》看国际银行统一监管的发展 [J],国际贸易问题,2004,(10):94-96 [5]张小奕,跨国银行监管的国 际统一[J]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版),2009,(1):45-47 网在线:
    www.lunwenwang.co 中考 科学 论文

    相关热词搜索:

    • 自然
    • 农业
    • 医药
    • 课程素材
    • 写作指导
    • 工程技术
    • 人文社会

    推荐访问